吃完大蒜之后要對着別人的鼻子吐氣


by ColdMing

纬峰哥,你真是man!

d0129547_323328.jpg
d0129547_324873.jpg
d0129547_33123.jpg
d0129547_331356.jpg

[PR]
# by coldming | 2008-02-22 03:03 | 抽搐的腦神經

无题

操你妈的,别以为自己有点钱别以为自己很潇洒别以为能泡到几个漂亮姑娘,就把别人当白痴看,老子和你这么熟,就不能和你开玩笑?你以为你去北京怎么了,你他妈就是个靠爹妈养着的败家子.我把你当兄弟看,你就因为一句玩笑话对我发脾气?好吧好吧,你现在很厉害了,北京也去过了,比绍兴人牛比了啊,你去牛比吧.老子早就看你和他们不爽了,出了绍兴就不认人,滚去你的北京吧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再见.哦,还是别见了,省得抬头北京人,很吃力的.
[PR]
# by coldming | 2008-02-21 01:00 | 抽搐的腦神經
进大学之后我就非常迫切的希望找个姑娘,这比拿奖学金和入党迫切许多,也比两者更加难实现.

前辈教育我,有困难,要上!没有困难,制造困难,也要上!我很尊重那些死在前面的前辈们,他们的话总是意味深长富有哲理发人深省.一个经过日本动漫多年洗礼的宅,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障碍,啧啧障碍真大,微笑面对.

前辈还告诉我,没有女人,生活就是白开水,有了女人,生活就是敌敌畏.前辈论证道,绝大部分男人是喜欢敌敌畏的,当然那些断背的家伙除外.我问前辈,敌敌畏可是有毒的啊,为何男人还喜欢这个?前辈叹了一口气,男人啊,生来的意义就是爽一把就死.有些男人死之前是大爽,有些是小爽,还有的就是不爽.但他们都带这爽字,微笑着,然后挂掉.

上帝造人的时候本来男女是不分的,两个脑袋四个胳膊四个腿,后来上帝嫌这生物太聪敏,就一刀劈开,从此有了男女.所以男人女人都有本能的去寻找另一半,绝大部分都找对了,少部分弄错了,那就是同性恋.

我寻思着我有没有断背倾向.小学时候,屁孩一个,整天就知道放火和捣蛋,男女都分不清.初中时候有个住在一个小区的男同学放学喜欢挽着我的手,和我一起回家,我麻木不仁,没有任何快感[不是断背+1].高中时候有个女朋友,亲热的时候我很硬[生理很正常+1].好了,基本排除断背的可能性[写到这里,我不由的微笑了一下].

在学校,我除了去教室和食堂,其余都待在寝室.教室里我在最后排打DS,遇到美女DS同好的可能性接近0,漂亮姑娘喜欢漂亮的PSP,并且对头发凌乱衣冠不整的宅系生物有天然的排斥反应.食堂里面我就是大口吃饭,吃相狼狈.漂亮姑娘把菜倒在我头上,我把菜倒在姑娘头上,食堂大妈爱上我,我前面的姑娘饭卡没钱,我帮她付钱,这些基本也是不可能发生的[我8点档电视剧看多了?].寝室如果有姑娘让我碰到,那只有宿管员阿姨了.这个世界真美妙.

废话很多的前辈还告诉我,好逼都让狗日了.前辈的漂亮女朋友让开着别摸我(BMW)的中年大叔摸了,并且从车子里面一路摸到宾馆床上.前辈一直对此耿耿于怀,看到BMW就下意识的拿钥匙去划,以解心头之恨.国产的BMW的漆很容易刮,德国产的BMW的漆有着德国人的死板,小小钥匙是没办法挂花的,前辈捣鼓半天都划不出一条痕迹,只能把钥匙收进口袋,迈着外八字走开.前辈没有想到的是,只有开德国产BMW的中年大叔才有可能来泡学生妹,那些开国产BMW的人白白当了冤大头.

前辈又说了,面包会有的,姑娘也会有的.我一脚把他提出门外,却发现桌子上的面包被他顺走了,我愤愤的写下了这些.

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你自己和前辈去商量.

以上
[PR]
# by coldming | 2008-02-10 02:37 | 抽搐的腦神經
坐在汽车上,我透过玻璃看着行人,无意中我看到了熟悉的颜色,我的围巾的颜色,还有我曾经最喜爱的脸,只是依然围着我送给她的围巾的她的手被别人温暖着。不觉间,那些被时间打碎的记忆拼接了回来,仿佛根本没有破碎过。
高二的时候我知道她有喜欢的男生,但那个男的最大特点就是换女朋友很勤快,我永远都猜不透姑娘心中在想什么,包括她心里对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。我试图说服自己去告诉她那个男生的本来面目.可是这象是背后说人坏话,我是不会去做的.
在别人看来我是个充满自信的人,但我内心对自己充满了怀疑和否定。
我把我对她的某些非分之想告诉了她最好的朋友,陈果同学坚定的对我说,要勇敢感的去追,其实你一点不比那家伙差。我的心也在和我说,没追过姑娘并不是关键,要的是行动。
很多方面我都长于他人,追姑娘上我却是完全的不得要领。
经过半年毫无章法并且笨拙的追求,期间包括被发卡一张,我终于如愿以求的听到了我最想听的语句。我买了两条一样的围巾,我一条她一条。在给她系上的时候吻了她。幸福,就是那一瞬。
可是我还没把幸福握紧就失去了她。有人对我说,她之所以肯和我在一起,是因为那个花花公子拒绝了她。
原来我是个替代品,一个候补罢了。
我开始乱想,开始慌乱,直到我对她吼着,原来我只是替补啊!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!你觉得玩弄我的感情很好玩吗!
说完我就后悔了,但已经不会挽回,就像八点档的俗套剧情, 俗不可耐,俗的一塌糊涂,俗的让我不敢去回想。
我常常忘记自己是个俗人,那时候我却清楚的看到了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宁可相信流言也不信自己爱的人。
戛然而止的初恋,最不愿回忆的往事。
我把车窗摇下,我的心告诉我,要让她听到你的声音。我的身体迟迟没有回应。汽车不会等我,背影慢慢融入人群,我的视线却一直停在那个方向。
回到家,我感觉有点不舒服,拼命找药吃。
只是后悔,从来是无要可医的。


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那就是实事。
[PR]
# by coldming | 2008-02-09 14:37 | 抽搐的腦神經

无聊电影让人无奈

下那片子的时候我是冲着奥斯卡提名以及皮某人的名声去的,看完之后才发现两者都不可靠.
将近三小时的片长,好像都是为最后10分钟做铺垫,这铺垫也太厚实了吧.
故事大意就是B从小崇拜J,19岁的时候和J等人一起抢劫了火车,之后J怀疑有人出卖他,就让某个NPC领了便当.在J准备抢劫银行之前,B因为害怕被J杀掉,从背后秒了J.之后B成为英雄,之后B被J的崇拜者杀了.
整部片子充满了断背的味道,蹩脚的台词,生硬的剧情连接,以及最让人受不了的慢节奏.
所以说,拍慢节奏的片子,好莱坞导演还是算了吧,既然你们没有写剧本的本事,那就别糟蹋好故事,你们找不到由内而外散发腹黑外加忧郁气质的演员,就别找面相无敌演技无奈的奶油小生.
虽然从B杀J到影片结束,确实不错,可以看出前面的铺垫没有白费并且作用是如此之明显.只是我唯一想不通的就是,导演你找这么多面瘫演员对着镜头表演面瘫2个多小时有什么意义,你在拍文艺片?你想学欧洲人?那帮性开放的要死的家伙就算面瘫也面瘫的那么有味道,哦对不起,美国历史太短了,面瘫不出味道来,所以请别再把胶片浪费在那些看了就想打的脸,拜托拜托,严重拜托.
也罢,我这种蹩脚的欣赏水平看不来你们美国人的文艺,还是cult片适合我.
PS:写完这些我去豆瓣看了看影评.对坚持看完这片子的同志们,我要说声辛苦了.说这片子如何如何牛比的人们,请你们去吃屎吧.
以上
[PR]
# by coldming | 2008-02-09 02:26 | 抽搐的腦神經